大同证券

总有一种“他去上班了”的错觉,这几张“全家福”让人泪奔……

大同证券2020-04-25 16:45:00

吴承良生前是浙江省义乌 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2019年8月9日中午,吴承良因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上,他走得实在太匆忙,甚至来不及兑现陪刚考上大学的儿子一起出去旅游的承诺,而那张机票就放在他的口袋里。
面对镜头,他的妻子抹着眼泪说,“家里任何一点东西,我都没有动过,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自己置办起来的”,她低头,顿了顿,又说:“我真的舍不得动”。
“我们真的很想你,我们现在过得很好,请你放心!” 这是吴承良的儿子想对天堂上的父亲说的话。
清明节前,为了缅怀昔日战友,金华市公安局宣传处的民警走访了几位牺牲民警的家人,给他们每个家庭拍了一张“全家福”,只是有人缺席……
在镜头那端拍照的民警,边拍边流泪。网友看了缺席的“全家福”,留言说,“平安从来都不会从天而降,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像他们一样隐秘而伟大的人将黑暗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据浙江省公安厅统计,2019年以来,浙江公安机关共有10名民警、8名辅警因公牺牲(殉职),共18人。
他们都来自基层一线,有派出所民警、交警、刑警等。伤亡主要原因是交通事故、暴力袭警、突发意外等。
那些牺牲民警生前是父亲、母亲,也是儿子、女儿。对他们的家人来说,一夜之间失去了挚爱的亲人,需要时间来慢慢抹平伤痛的记忆。
比如周晓波的母亲,她面对镜头说,“晓波,你是我的好孩子,就当成你工作忙没有回家一样……家里的东西都给你留一份,你爱吃的都给你留着……”
2019年12月30日下午2时,一起重大案件在武义公开宣判,周晓波去现场旁听,庭审现场,武义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徐合鸣和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陈文革就坐在周晓波身边。
“中途3次宣判,按规定须全体起立,前两次他还能站起来,到第三次已经站不起来了。”陈文革说,周晓波当场吐了好几次……被送到医院,2020年1月1日凌晨5时许,宣告不治。
周晓波走得匆忙,就在不久前,他还订了1月2日去外地执行抓捕任务的飞机票。他的女儿还没上初中,她最想去北京,他没来得及满足女儿这个愿望。
“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遛狗、给狗洗澡,也没有人给我扎难看的辫子了”,父亲走了3个多月,小姑娘感到孤单,一夜之间仿佛长大了,她说,“老爸,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我也会照顾好妈妈的。”
“希望他看到我们活得好好的”,妻子和周晓波是同学,一路从校服到婚纱,感情很深,“我能把家里照顾好,把女儿培养成才,以后啊,这清理鱼池、给花木浇水就都是我的活了……”
周晓波走之前在侦办的案子,还在调查中,那张未能成行的网络订票还存在同事茭道派出所民警朱晓晖的手机里,他喊周晓波“波叔”,每当办案遇上困难,他都会翻出来看看,尝试按照“波叔”以往的思路调整方向,争取尽快破案……
其中,最年轻的民警年仅29岁,他叫李杭飞,生前是桐乡市公安局凤鸣派出所刑侦民警,因操劳过度,突发心肌梗死,今年3月26日凌晨去世。
李杭飞是公认的拼命三郎,像基层刑警,案子琐碎,破案压力大,抓捕嫌疑人时常遇到风险。
有一次,凤鸣派出所抓了个惯偷,李杭飞刚带嫌疑人走进派出所大门,嫌疑人的癫痫就发作了,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牙齿紧咬着舌头。
李杭飞立刻拨打120咨询正确急救方法,电话里医生一再嘱咐,一定要掰开病人嘴巴,不能让他咬到舌头,否则将有生命危险。同事找来了小木棍,可是嫌疑人已经失去意识,而且全身僵硬,无法咬住小木棍。看着他嘴角不断流下的口水混着血水,李杭飞用力将嫌疑人嘴巴掰开,用手指抵住他的牙齿,再将木棍塞了进去。
李杭飞的手指被咬伤了!后来他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被咬伤,他也清楚地知道对方已经检查出了梅毒,可那是紧急时刻,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牺牲的最年轻辅警仅22岁,叫陈立运,生前在宁波镇海公安分局庄市派出所工作。2019年7月10日晚,派出所开展夜查整治行动,在抓捕过程中,陈立运从近三楼高的雨棚跌落导致重伤,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还是离开了。
最壮烈的是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金清派出所民警王歆和辅警梁峰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他们的生命停在了46秒的枪击现场。
2019年10月2日6点05分,王歆带领辅警梁峰、林新志在处警过程中,突遭歹徒持枪袭击。危急关头,他们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歹徒射向群众的子弹,其中,32岁的王歆和30岁的梁峰经全力抢救无效牺牲。王歆牺牲14天后,他的孩子出生了……
据“中国警方在线”报道,公安系统中,缉毒警察的牺牲比例是其他警种的4.9倍,受伤率高达10倍,他们每次出警,都面临生死考验,“兄弟出去都能平安回来”,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中国警察网联合移民管理局推出了“出入境信息一键通”,让你迅速获取各国临时出入境管制措施和我国口岸通行情况。
此外,我们还特别推出“公安民警疫情应对身心健康手册”、“确诊患者同城查询”、“谣言粉碎机”以及“知识问答”栏目,让你随时掌握最权威的疫情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余江资讯网版权所有